香港文匯網湖北分社

本站首頁>>

武漢 | 襄陽 | 宜昌 | 黃石 | 十堰 | 荊州 | 黃岡 | 隨州 | 孝感 | 咸寧 | 鄂州 | 荊門 | 潛江 | 天門 | 仙桃 | 恩施 | 神農架

你的位置: 首頁 >> 外媒視角 >> 詳細內容

民間借貸危機考驗政府改革決心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13年8月20日 11:58
   美國《紐約時報》中文網報道,最近幾年來,在民間游資十分集中的溫州、鄂爾多斯等地均發生了多起由民間借貸此引發的群體事件,並給地區穩定帶來極其不利影響。

   作為緊鄰鄂爾多斯並同樣因煤炭資源暴富的神木曾經榮登中西部第一富縣,更在2012 年成為西北五省中第一個GDP 過千億的縣城。但今年年初以來,隨著煤炭整體產能過剩和煤炭價格的持續走低,越來越多的民眾開始擔心神木也會重蹈鄂爾多斯的覆轍。這些擔心正在成為現實。

   實際上,對於民間借貸的危險性的警告一直不斷。但現實情況是民間借貸非但沒有任何的緩解,甚至還產生了如多米諾骨牌般的效應,山西、河南、安徽等省無不捲入其中。在因擔心民間借貸崩盤導致的群體性事件中,都能看到背後一個共同推波助瀾者,即地方政府。也正因為地方政府的參與和默許,才使得民間借貸逐步升溫,進而演化成難以收拾的局面。

    民生證券研究院副院長管清友認為,部分地方政府在唯GDP 論的驅使下缺乏對民間借貸的有效監管,忽視了民間借貸的危害性,以至釀成了後來的「悲劇」。

   地方官員和國有銀行工作人員深度介入民間借貸已經不是秘密。民間借貸資金有很大一部分是從商業銀行流出來的,典型的操作手法是基層銀行貸款幾個億給企業,然後企業再將貸款轉手賣給高利貸。

    長江商學院副院長陳龍說:「現在的現實情況是,無論政府和銀行大都缺乏風險意識,沒有看到民間借貸的危機所在。大部分地方政府官員和銀行工作人員為了利益直接參與到民間借貸的鏈條中去,綁在一起往火坑裡跳,直到泡沫破滅。」

   大戶們在民間借貸即將崩盤之際似乎總能「全身而退」,而被套牢的散戶們,只好通過發起群體性事件來表達不滿。此時,單純批評普通民眾「利令智昏」似乎並不全面。在巨大的利益誘惑下驅使普通人走上一條不歸路的背後是中國利率的嚴格管制,從而導致高利貸橫行。

   實際上,早在2008 年5 月,銀監會和央行就聯合出台了《關於小額貸款公司試點的指導意見》,該規定指出小額貸款公司的貸款利率不得超過銀行利率的四倍,而神木當地「典當行」所推行的民間融資借貸利率卻遠高於此。

   一些研究人士認為,民間借貸的產生主要還是歸因於市場結構,也就是以國有銀行為主體的市場結構。這種畸形化的市場結構並不是一天形成的,更不能夠在短時期內內解決,神木的危機顯示出了中國在利率市場化上下的功夫還遠遠不夠。

   最新的利好消息是,中國正在小心謹慎地推動利率市場化的改革。自7 月20 日起,央行取消了金融機構貸款利率的下限,並取消票據貼現利率管制,對農村信用社貸款利率也不再設立上限。這一舉動普遍被認為是中國金融改革的關鍵信號。

   但大部分學者都認為儘管利率市場化是中國銀行業的重要改革,但由於特定原因中國的利率市場化過程可能會很漫長。管清友說:「美國的利率市場化剛走過了15 年,中國更不可能一蹴而就。」

   但愈演愈烈的民間借貸危機已經給中國帶來了不可預估的金融風險甚至會對本就脆弱的實體經濟帶來巨大衝擊,金融改革若得不到實質性推動,局部危機將可能引發更大範圍的危機。

   現在的問題關鍵是國家在金融立法層面遠遠落後於金融經濟發展的需求,所以推動相關立法,使得民間借貸有明確法律可依才是當務之急。最重要的是改變中國一直以來以國有銀行為主體的金融市場和融資模式,逐漸讓民營銀行和民間金融機構進入市場。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

香港「文匯報」湖北分社

Copyright © 香港文匯報湖北分社 All Rights Reserved